大學生活,校園傲嘯之一章,能不能實現,端看今年的最後一次衝刺,俗話常謂「三年一運,好歹照輪」,連著兩年的厄運,今年該換我上道了吧!上帝!阿門!.....

真摯的記下每一件事,是一個平凡人

所能寫的平凡日記── 慕 影

 

 

民國 68年2月24日 星期六 天氣晴(19歲)

然間,我翻閱了以往高三十時代的日記;以往的一幕一景頓時呈現在我的眼前,清晰的彷如昨天剛發生的事;看完了那字句中飽含捉狹、無奈的片段紀錄;驀然間,我發覺我變了;從前那種年輕的心境,似乎已離我遙遠,已不屬於現下的我;算一算時間,踏出清中的校門,至今兩年半的時間,匆匆的一幌過去了,而我依然是個無所是事的流浪漢,空自蹉跎著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的寶貴光陰,怎不叫人心寒,又焉能年輕起來,心境又怎能不老化呢?! 

不知誰說的(或許始作俑者就是我吧!)「一旦你踏離了學校的大門,你就不再年輕」;的確的,我深有此種感觸,以前年輕氣盛,沒有什麼事情做不得的,但現下,每做一件事之前,就必先慮前思後,再三猶豫,變得有點裹足不前,真是悲哀?!

以往,一大堆年輕人坐在一起,拉開那扯不完的嗓子,從太保連鎖的聊到太空,從從前從前的從前走進了時光隧道,來到了未來未來的未來, 而這些對我來說,卻已都成為加 ed 的過去式!

因為,我一向自視甚高(憑良心說,我也稍微有點這種「本」),與普通一般人,彼此間的思想領域不能溝通,即令是一些相交的大專院校的友好,我與他們談的也是我的另一套,並非我心裡真想說的話;因而,我無時無刻的不在尋覓我志同道合的夥伴,儘管現實的社會上或許會有偶爾的那麼一兩個,但我衷心的憧憬卻始終不變,遐躺在青翠如茵的草原上,染上一季陽光的金黃,捕捉幾許輕風款擺的音訊,放開那無窮無盡的話匣子,任天地之悠悠,我獨然的效那沙鷗鬥士,沒有所謂的渺蒼海之一栗,蜉蝣人生,獨滄然而淚下這一套說詞,而這套天不怕、地不怕、宇宙以我為中心的豪情(或許是狂了點,但人生幾何,儘量發揮自己吧!)是我編織已久的大學生活,校園傲嘯之一章,能不能實現,端看今年的最後一次衝刺,俗話常謂「三年一運,好歹照輪」,連著兩年的厄運,今年該換我上道了吧!上帝!阿門!

慕  影 1979. 2. 24 星期六(19歲)

2017 分類:少年慕影實錄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慕影 的頭像
慕影

慕影的部落格!

慕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