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闔上這本日記本之前,有些事情我必須記下。.....

真摯的記下每一件事,是一個平凡人

所能寫的平凡日記── 慕 影

 

 

民國 68年3月19日 星期一 天氣晴(19歲)

闔上這本日記本之前,  
 有些事情我必須記下。 

相見卻又怕相見;每次回到風城,
總不禁的盼望能夠見「藍影」一面,
然而,相對的,我卻有怕遇見她,因為
見面時的那種尷尬氣息,是連空氣也會凝固
的;儘管,六年來的思慕之情,經自我掙扎的
奮鬥下,已變得好淡,好輕的一份情愫,使我不再視
「藍影」為我生命中的全部,但「冰凍三尺,非一日之寒」畢究,她的一回顏、一展顧都曾活生生的生活在我衷心仰慕的記憶中,教我如何能全然忘懷呢?!況且我也不是一個能狠得下心腸的人。             

對於藍影,究竟是否還有「感情」的存在,連我自己都無法明確的確定,又有誰能告訴我呢?!不過,所能確定的一點是,狂熱的程度,已隨著我生命的成長,年歲的增長,逐漸的冷却了;原先我總以為對她的思念會與日俱增,直到我年歲老去,然而事實證明那只是種不成熟的幼稚幻想;能渡過生命史上第一次的心路歷程,是件值得慶慰的大事,也更證明的「我長大了」,思想舉止早已融匯了成熟感。

不知為了什麼,清水雖是我所生
所長的地方,然而,最近,每當我回到
風城,心頭總是不由得的升起一份莫名的
惆悵與感傷,故鄉的一切與我愈隔愈遙遠,
彷若此間儘是我曾過足的旅程點罷了!

儘管,時刻擺在我臉上的,是那副永遠予人親切隨和的可掬笑容,但我卻比任何人都還曉得,從沒有過的悲悒,早已深深的植入我心房,而人也真是悲哀,發生在自身的事,卻往往沒有辦法理出個頭緒來,偏硬要去涉及別人情感的領域中,誰能說這不是一個處處充滿矛盾的世界呢?!在我要來台中的臨行之前,我找到了「藍影」的朋友,告訴她一句話「如果有空到台中來,儘可打電話找我,我當略盡地主之誼」,誰曉得這番話針對的對象會是誰;如果說我很瞭解某人遠勝於他自我瞭解的程度,那不算新聞,我能完全瞭解我自己,這才是新聞。

慕  影 1979. 2. 19 星期一(19歲)



PS. 聽表弟說有人(女孩)打電話找我,該不會又是小慧吧!

 少年慕影實錄 ~.告結.~ 

2017 分類:少年慕影實錄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慕影 的頭像
慕影

慕影的部落格!

慕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