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這歲暮的腳步聲中,拋卻這一種不快的負擔,倒也不能不算是為明年作個保證;我半年多的朋友,梅!再見了!..........

真摯的記下每一件事,是一個平凡人

所能寫的平凡日記── 慕 影

 

 
 
 

 

民國 66年12月29日 星期四  天氣雨(18歲)

梅;
  別責怪我為何拖了兩個多禮拜才回信,因為這一陣子,我儘遇
到一些不快的事,以致心裏天天亂煩得不想做任何事,就連寫了好
幾年的日記,也幾乎都快要斷了,真是悲哀!而就因為我不願意將
憂鬱的氣息傳染給妳,所以直到今天,心情稍微靜了下來,我才寫
成這封信,但願妳可千萬別把我當成是耍大牌的混小子。

  有時,我真的很懷疑人生所代表的究竟是些什麼?是悲悒的色
彩,還是歡笑的訊息,人赤裸裸地來到這世上,到頭來,他所能帶
走的來不是仍然赤裸裸地一副軀殼,除此之外,世俗所加諸於他的




只不過是些空洞無的幻影罷了!我不企求我將能從未來「美好」的
人生得到些什麼!我只希望能保有一份屬於自己永不為人知小的小
秘密,而何其可悲的!我連這一點基本權力都不能保有,我不懂!
人生原本是美的,而為何總有那些多事的人們,硬要去掀起別人所
不願掀起的記憶呢?以至於造成一連串「莫須有」的錯誤,假若這
世界的一切,都如志摩所說的「我悄悄的來,正如我悄悄的走,我
揮一揮衣袖,沒有帶走一片雲彩。」把人與人間的際會當成是一剎
那互放的光亮,過了這一剎那後,一切都很自然地歸於平靜,這不
是很好嗎?!(或許這就是樂觀者的人生詮釋吧!)但人類卻老是


閒著無聊,硬要去發掘一些無端的苦悶(包括我在內),真是可笑
至極。

  我講了這麼老半天,也許妳壓根兒就莫名其妙地不知我在說些
什麼,但總算我已抒洩了一部分心中的苦悶,在此僅謝謝妳能將信
看到此處,假若妳當我是朋友的話,要是妳心裏頭覺得煩悶,不妨
來信談談,願妳能談談妳的人生觀。
謹此頓筆
願新的一年帶給妳,無窮的希望與信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友 慕影草

這封信可算是我給莉萍的最後一封了,以後下半段的節目,我真是沒興趣再搞下去,完全要看斌來演出了!在這歲暮的腳步聲中,拋卻這一種不快的負擔,倒也不能不算是為明年作個保證;我半年多的朋友,梅!再見了!但願妳不會看出在台北與妳通信的人,他的筆調不像我!阿門!

慕  影 1977. 12. 29 星期四(18歲)

 Ps. 閱讀.....

66.10.15 -Diary / 哦…我被轉讓了

2017 分類:少年慕影實錄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慕影 的頭像
慕影

慕影的部落格!

慕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