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誰能曉得我深藏內心那股無名哀鬱的煎熬;所以,我也是個矛盾的人;我又是多麼希望有人能告訴我── 我是樂觀?亦或,悲觀?的人啊!

 
 
 
 

真摯的記下每一件事,是一個平凡人

所能寫的平凡日記── 慕 影

民國 65年9月4日 星期六  天氣晴(17歲)

又是一個新學期的開始,望著綉著三條桿的學生服,心裡真是感慨良多;從小時候到現在,整整受了近12年的教育,而眼看著這12年的最後一年就要來到,心裡不該有所感概嗎?感概於一生中的精華幾盡付其中,而我所得的是什麼,或許心智經驗遠遠超過17歲,而腦裡所裝的學識,該是屬於17歲的年代嗎?我自問;而答案可能是有未及而無過。

所以,這一年── 關係重要的一年,我所寄上的希望,何止萬千;我真希望這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年能快點過去,然而,事實並非如此,再說,這一年之後的那一道窄門;我將是置身於內,或被秉棄於外;這就要看這一年了;更有著一大心願的我,想著以我人緣之厚廣而達成;所以,我願把這無數希望,寄託于今日;雖然,假如不成的滋味將是很難受,但,我願去承受它;也願好友夢帆、憶淑能時時來督促我;謹記下這感想。

在我無知覺得意識中,竟然不知何以的憶起徵明,剛「離家500哩」,單身至異鄉,寫信來的那種鄉懷情感,是恁般的重,那字裡行間所敘述的每一句話,每一件事,無一不是真直感情的流露,尤其是呈現於信紙上的淚漬── 那遊子的淚,更令人塞胸。

我真怕假如真的有那麼一天,我或許會受不住那午夜夢迴,踱步於外,遙向明月那一邊那強烈的鄉思,胸潮萬股輾轉難眠的那種情感的壓迫而堤防崩潰,流入國小一年級的情摯;或許我之於國中開始對歌發生興趣以來,所喜歡唱,喜歡聽的歌,盡都以悲傷哀鬱之調為主有關;即令我在無意識所吹(口哨)出的歌,唱出的歌,也大都是些哀傷已極的怨歌;例如那首時常掛在我口中的「誰來陪伴我」,我也真不知那旋律是怎麼從我口中發出來;或許,這與感觸有關吧!

而又何其不幸,我雖是如此的喜歡杜鵑泣血,夜猿哀鳴的歌曲,可是我在別人的眼光中又是個樂觀派的人,但,其實又有誰能曉得我深藏內心那股無名哀鬱的煎熬;所以,我也是個矛盾的人;我又是多麼希望有人能告訴我── 我是樂觀?悲觀?的人啊!

慕  影 1976. 9. 4 星期六(17歲)

 Ps. 閱讀.....

孤獨的享受 / (新 詩)

65.01.01 - Diary - & 65.01.02 鬱結在我心

2015 分類:少年慕影實錄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慕影 的頭像
慕影

慕影的部落格!

慕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